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这个消息是真的。

据《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报导,11月25日下午,五角大楼白宫联络人约书亚·怀特豪斯(Joshua Whitehouse)下达了罢免这批美国国防部最高咨询委员会顾问的指令,而且这项命令即刻生效。

报导援引三名前任和现任美国官员透露,这次被集体除名的顾问中,包括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Kissinger)和玛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退役海军上将加里·拉夫黑德(Gary Roughead)、前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高级成员简·哈曼(JaneHarman)、以及前五角大楼首席运营官鲁迪·德莱昂(Rudy De Leon)等知名官员。

报导还特意提到,克林顿任总统时期的司法部副部长杰米·戈雷里克(Jamie Gorelick)、首席核谈判代表罗伯特·约瑟夫(Robert Joseph),以及布什任总统时期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戴尔·克劳奇(J.D. Crouch II),也在这次被解雇之列。

有受访官员告诉《外交政策》,川普(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寻求重组委员会,但相关计划受到时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和代理国防副部长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的反对,所以拖延至今才采取行动。

上述报导发表的当天(25日)晚间,美国国防部发布了一份声明,证实有多名顾问被撤换。声明表示,这个变动并非仓促做出,而是考虑已久,该委员会的新成员名单将很快公布。声明称,“我们非常感谢他们(被解雇人员)为国家安全作出的热忱服务、承诺和贡献。”

资料显示,国防政策委员会由五角大楼最高政策官员——国防政策副部长监督,被视为美国高级军事领导人的内部保留智囊团,委员会的成员通常包括前高级军事官员、国务卿、国会议员以及其他高级外交官和外交政策专家

实际这个委员会的重要性并不大,只是平时偶尔“有事”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开开会,聊聊个人意见。事实上,在这批人被解雇之前,还有谷歌的一位高管也被解雇。这些行动,只是特朗普在最后几天的“捣乱”活动。意思是,我知道我在总统位置上是呆不住了,但你拜登来了,也别想舒舒服服的,我现在可以尽可能多的给你制造点麻烦。像基辛格被解雇的事情,就属于这种制造麻烦的事情。

还有一点是,基辛格虽然在中国国内的影响力挺大,知名度挺高,但在美国,基辛格的影响力并非如此,无论是在党派政治,还是在国际关系方面,都是如此。他的作用,更多的是在少许人脉关系方面。不过,即便是这种人脉关系,实际也是江河日下。从特朗普几位重要幕僚的回忆录来看,特朗普实际还是挺烦基辛格的。特朗普不仅是烦基辛格,他对过去中国比较熟悉的政治人物、华尔街大腕们也很烦,这些人物在美国的影响力的确处于下降的轨道上。

现在的美国,有一个很重要的转折,就是政治与经济日益分开。用企业和经济利益来参与政治,进行传说中的“游说”活动,今后是越来越难了。这种情况是由美国的社会运动造成的,美国社会的主导舆论正在下沉,日益沉积到基层社会,以往那种精英话语权,日益被削弱,这是一种趋势。如果适应不了这种趋势,还以为“老关系”管用,“抱粗腿”管用,那就大错特错了。以基辛格为例,中美贸易纠纷期间,他在中国和亚洲是挺活跃的,但实际一点用也没有。

江山代有才人出,其实到那里也差不多,世界正在改变。

话题:



0

推荐

陈功

陈功

85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我是一位,没拿过特殊津贴的专家,之所以称为是“专家”,只是因为确实做了一辈子。我完全自学成才,跟任何中国的大学都没有关系,今后也不会有关系。我没有学生,也不靠学生关系。 我没有任何官方职务,立场完全中立。写过几本小书,每个字都是自己写的。没有得到过任何官方的资助和支持,但确实得到过大量官方资金。办法就两个,一个是拿知识劳动来交换,真有用的东西,自然有人拿钱来换,官方和企业都一样;另一个是每天只睡几小时,几十年如一日,做牛做马做出来的。 我只做一件事,就是现在的事情。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