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陈功:1500万的年薪也不是算很多

陈功:1500万的年薪也不是算很多

类似关于恒大的话题,近期几个月来从未停止。恒大究竟怎么了?有的人说,恒大是因为金融无法兑付;也有人说,恒大是因为地产的杠杆率太高,最终导致暴雷。众说纷纭,但是如果你去问一位从事公共政策研究超30年的智库创始人,让他来谈一谈自己的看法,恐怕和大家想的就非常不一样了。

现将有关问题(二)的精彩内容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如果这次恒大不出问题,人们听到恒大这个品牌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足球,然后就是任泽平。任泽平当年以1500万的年薪被恒大挖走,成为了一段时间的舆论热点。很多人就问,有任泽平这样的经济学家坐镇恒大,恒大怎么还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呢?

陈功:任泽平被恒大集团以1500万的年薪聘请成为恒大的经济学家,这个事情因为1500万的年薪还是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很多人记忆犹新。现在恒大出事之后,大家立刻就想起任泽平了,对他的攻击也比较多,新账、旧账一起算。我觉得对于任泽平来说,现在去新账、旧账一起算不是很公平。我觉得任泽平1500万的年薪也不是算很多,加起来大概粗算是210-220万美元的样子,这样的年薪在投资界其实也不算太高。在经济学的圈层里,其实赚钱比他多得大有人在,像郎咸平,还有其他的一些人挣的钱都不比他少,所以说,任泽平可能因为这1500万的年薪过于高调,而成为了一个非常巨大的社会靶子,很多人就把炮火集中在他身上。实际上在投资界,尤其是国际投行,几百万的年薪很正常。从央行出来转身去做投资业务的经济学家收入都不低,甚至有相当大的部分经济学家比任泽平还要挣得多的多。1500万(元)年薪可能对普通人来说是多的,社会、大众觉得他挣钱很多,但是公平而论放到业界里去比较、去看,应该属于正常吧。

我觉得任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他的一些观点、主张,一些思想确实存在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因为过去高调的宣传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很著名的让大家还记忆犹新的就是“新周期”理论,他是非常看好的、看多的,所以当他离开原来的单位加入恒大的时候,还有的人表达了一种遗憾之情,说多方又少了一个主力选手。任泽平是始终是站在多方立场上的,现在来看这种错误就非常明显了。他还有很多观点都存在一些比较明显的问题,比如说“新5%比旧8%要好”。但好的标准是什么呢?5%、8%都指的是经济增长率,这种经济增长率的定义,明显来看是指一个整体的表现。这种整体的表现,数字已经非常说明问题了,按理说不应该再存在什么新的版本和旧的8%这种比较,这本身在逻辑上就存在一定的问题。还有改革“拿着党章入股市”等等,任的这些说法都引发了很大的争议。现在,我们看到了经济的现状,对于经济形势的改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同身受。当拿这种感同身受跟他的观点进行比较,可能火气就来了,印象就非常的深刻。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恒大爆雷、违约之后大家又想起了任泽平的原因。

任泽平,他是一个现象级的人物。跟他一样的活跃的经济学家有很多,在不同的时期、在不同的媒体平台,他们都有着高调的表现,都有自己的辉煌的时刻,在一个时间周期里面成为一个耀眼夺目的网红。也可以看得出他们对此的自鸣得意,坦率地说这也是存在的。对社会大众来说、对客户来说,大家就感觉到一种困惑,在如今的社会,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去看待经济学家呢?有的人用真和假来看待,那真假经济学家是不是一个合适的评判标准呢?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是经济学家?

我的想法是这样,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资格来评价经济学家,我只是通过我的观察把我的经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觉得可能对经济学家进行一些详细的分类是不恰当、不合适的。有的人认为那些在大学工作的才算是经济学家,因为他们在不断地写论文,是在理论上有所贡献的,这样的经济学家才是真正的经济学家。有的人则认为只要跟经济沾边的、谈论经济问题的都属于经济学家。类似的分法非常得多,但这么分得太细真的合适吗?我个人觉得不太合适,就像我们的日常工作一样,过于细分是没有意义的。比如说刚才提到的只要跟经济问题沾边、研究经济问题的都属于经济学家,如果按照这样的观点来看,那可能中国有一半的官员都是经济学家,因此我觉得这样分是不太合理的。

按照我的看法,经济学家大致就分成两大类型。只有两大类型,没有那么多的,这两大类型是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得出来的。

一类是媒体和舆论平台的经济学家

这一类经济学家的特点是“服务性”,服务于这个平台,这个媒体、舆论的平台。他们被舆论所左右,要求必须追求热潮、跟风,必须要成为标靶式的人物,要有吸引力、有魅力。要做到这一点,一定是预先有一定论调的,预先留下作业,然后完成作业。他们是不可以完全真诚地、按照自己的思考、自己的研究去发表观点和想法的。凡是为媒体类、舆论平台工作的经济学家都是非常讲究语言技巧的,他们本来就是语言节目。这一类型的经济学家在中国的数量非常多,占比非常高。他们的舞台、他们的平台就是在媒体和舆论上,所以他们才成为网红,被大家追捧。

我记得是谁曾经——没准就是我自己——讲过这样一句话,说一个观点有两个方面的价值,第一个价值是被崇拜的价值,第二个价值是正确的价值。当大多数人没有能力去判断、评判一个观点的正确与否的时候,那么他只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追寻崇拜的价值,所以网红被崇拜是完全正常,是可以理解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数量非常多。这一类经济学家实际上他的工作主要就是从事媒体和舆论这个平台上的工作,他们主要是为了保持在平台上的热度,保持被崇拜的可能性,否则就没有钱赚了。这种类型的经济学家的数量是最多的,占比非常大。我刚才前面讲了这类经济学家的特点就是它是服务性,他们被舆论平台所左右、所规定,他们是有规定动作的,那么怎么去执行这种规定动作,这就要靠语言技巧了,但是这样的操作也是这类经济学家所必备的能力和特长。

还有一类是研究和分析平台上的经济学家

还有一个类型就是研究和分析平台上的经济学家,这类经济学家数量并不多。在西方国家,一般提起经济学家主要有两种,要么在大学,要么在研究和分析领域的平台,比如说证券公司、银行,这些是最常见的研究和分析平台。这些研究和分析平台的要求和标准相对较高,因为他的客户、工作,以及业绩都是有明确要求和标准的,一旦做不好只能被淘汰,所以被淘汰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剑,此类经济学家的责任和压力就要大得多。

大家很难看到网红经济学家会站出来,坦然地承认自己的错误,说“我讲错话了,我过去什么判断错了,我的分析错了···”网络上的经济学不会这样讲的,这些错误和承认错误对他们来说没有必要,因为虽然他们被大家骂,但是骂声与掌声是同时存在的,而这也就使他们对骂声不以为然了。所以在网红媒体、舆论平台上工作的、名声非常大的这些经济学家们,他们是不会承认错误、也不在意这些错误的。但同样的问题如果是在研究和分析平台就不一样了。在这些平台上工作的经济学家是有着大量客户的,客户会追着你后边,如果因为你的错误造成了损失,是会有追责存在的,所以它的要求和标准就要高得多。

同样是在研究和分析类平台工作,不同的经济学家的位级、层次、水平高低也是不一样的。怎么去判断这些经济学家的水平高低呢?这主要就看你为谁工作,为谁工作就决定了你的标准高低。如果你是为中央工作的,比如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科院、新华社等等,当然还有安邦智库,这些机构大家都清楚,肯定是最高标准要求。你不敢犯错,你必须做出100%的努力,甚至付出300%的努力,尽可能的确保自己不犯错或者说少犯错。至于其它的平台,我相信他们也有他们的标准,这些标准都是因为服务对象、你的工作为谁而工作、你的工作职责来确定的。这些标准虽然有所差异,但是这个差异总体的水平要比舆论平台的水平高得多。

因此,究竟应该怎样去看待经济学家们的水平,哪些是可信任,哪些是不可信,哪些听听就算了,哪些可不能听听就算了、一定要仔细想一想的,大家可以参考我刚才讲到的两大分类,一类是媒体和舆论平台的,一类是研究和分析平台的。通过这两大类来确定自己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来决定自己应该究竟相信谁。

关于任泽平,我想讲的也并不多,相关的事情和一些学者圈里面的事,就是刚才我跟大家所分享的,我觉得对于任泽平,坦率地来说,不应该用一种过于严厉的态度对待,恒大毕竟是一个肯在足球运动员身上花很多钱的一家企业,那么花在一个经济学家的身上,1500万(元)的数字并不是很高,尤其是对恒大集团而言。

— THE END —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