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拜登外交政策实际已经陷入了困境

拜登外交政策实际已经陷入了困境

登政府学术味道浓厚的外交班子,因为过于想当然,对于现实地缘政治环境的复杂性估计严重不足,对于特朗普“外交遗产”重视的也不够,自以为是,导致拜登政府实际现在已经陷入了明显的困境。 

1、在欧洲,美国外交团队根本不懂世界地缘政治环境的碎裂化趋势,不了解德国与俄罗斯关系的现实关系,盲目推进所谓的“大西洋伙伴关系”,希望回到过去的世界秩序,实际这一切已经搁浅。现在美军在欧洲,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支持新欧洲吧,老欧洲只说不动,急了就意思、意思。德国明显不愿放弃与俄罗斯的关系,尤其是能源关系,事实上德国现在也不具备这样做的现实条件。这一切让拜登政府重回大西洋时代的努力,几乎成为了笑谈。马歇尔计划的影响力已经消耗殆尽,新的地缘秩序重组又刚刚开始,甚至想都没有想明白,这让很多人对拜登的外交团队感到失望。 

2、与中国的关系,更不用说了。对特朗普多少还有点尊重的中国外交人员,在阿拉斯加的美国主场把布林肯骂了个狗血喷头,他一点脾气都没有。直到目前,拜登政府依旧在基辛格的世界秩序概念(容纳中国)和国会的强硬主张(排斥中国)之间徘徊不定,拿不定主意。 

3、在伊朗问题上,拜登想拿出点“大哥”的架势来,硬推伊核协议,得罪了跟美国有千丝万楼关系的以色列。用以色列为代价硬推伊核协议,真不知道拜登是怎么想的?!虽然美国政府内部有一批人一直对以色列在美国政府内部的影响力心存芥蒂,但自以为以色列容易沟通,明显也是打错了算盘。 

4、乌克兰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意见不一致基本已经公开化。前脚说完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后脚就悄悄删除有关的新闻稿。派出军舰到黑海自由巡航的计划,在俄罗斯的强硬态度面前也缩水,驱逐舰变成了海岸警卫队的巡逻艇,让乌克兰大失所望。实际乌克兰问题,本来就是欧洲的癌症,没有德国的明确支持,乌克兰问题根本不可能依靠美国的力量能够得到解决。现有拜登的外交团队,把一个冷问题炒热之后,却没有解决方案,结果又是一个进退两难,自我烘烤的难题。 

5、台湾问题,打台湾牌,几乎现在是所有人“预见”的。一、两年前说这个事情,是先见之明,现在说就是陈词滥调了。更可怖的是,拜登政府想打牌,但却下不了战略决心,“战略清晰”知道是必须的,但又担忧“战略清晰”的后果,整个外交政策的系统性大成问题。而系统性恰恰是决策质量的关键,水平高低就看这个,拜登的外交团队徒有其表因此而暴露无遗。 

6、土耳其方面,拜登政府执政之后,实际关系更加恶化了。尤其是亚美尼亚问题,这是土耳其最敏感的神经,关系到埃尔多安的合法性地位,土耳其怎么会退让?而拜登偏偏搞了个假大空的种族灭绝声明,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当初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战争之际,美国无所作为,低头不语,现在却大作纸面文章,令人感觉不可思议。在美国政府内部,似乎没人知道什么叫方向感。 

7、阿富汗的撤军,几乎所有人都反对,无论是美国的敌人,还是美国的朋友。阿富汗撤军,从长期看是美军系统结构调整的组成部分,但从近期局势看,明显不是时候。布林肯搞了个突然袭击,以为自己也是“基辛格”,飞到阿富汗就自己宣布了,结果却造成了世界地缘战略的大动荡。无论是美国的朋友,还是美国的敌人,现在都得因应做出调整和新的布局。 

8、在南美,美国最大的外交政策,就是没有政策!这对美国的后院来说,简直难以置信,但现在看却是真的。南美不但经济处于困境,新冠疫情因为南美处于冬季,也是火烧眉毛,死人无数,但美国却无动于衷,视而不见。 

综合来看,布林肯是没指望的,美国地缘政治学界也没有指望,现在他们基本完全寂静无声,与冷战时期以及2010年以前的热闹情景形成鲜明对照,他们现在需要一段抚平心中伤痕的自我修复时间。至于拜登本人,如果政治本能显灵并且他足够聪明的话,他会及时将目光和政策思路从复杂而无法驾驭的世界环境转移到美国内部经济环境上,这方面或许他还可能取得一些未来他能够用来称道的进展和成就。 

要知道,所谓“新门罗主义”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可惜拜登为了政治的光彩,失去了对此的理智判断。他或许真的以为,他有能力为美国带回原来的世界。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