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国内公共政策研究专业提升之路:公共政策研究与模型

国内公共政策研究专业提升之路:公共政策研究与模型

公共政策研究的范围非常广泛,涉及到经济、产业、城市和技术等诸多方面。因为教育体制和知识传承的问题,国内很多时候对于模型的理解和运用非常僵化,往往只有在实证研究中,在证明的时候运用到定量模型。这种对于模型的认知非常普遍,因而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比如在产业研究方面,这方面的公共政策研究覆盖面很大,包括开发园区的建设、高科技产业的投资等领域都有涉及,但有关的研究品质不高,甚至往往都是机读分析,由电脑和网络爬虫等软件工具自动完成资料的搜集和整理,即便使用大数据工具,效率也不高。阅读这类研报可以发现,资料虽然数量很大,数据很多,但框架不一致,定性不一致,边界不一致,假定条件不一致,即便是同一产业,结论也无法互相比较。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就在于模型的定义。

模型的定义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决定了公共政策研究的基础水平。

什么是模型的定义?

模型的定义,可以看作对一个问题、一个行业、一项发展计划的全面认识,这种认识应该具有鲜明的结构关系,有清楚的边界和条件,有明确的最后结论。有了这样的模型定义,就能避免漫无边际的讨论和随意的观点,假定是不是合理,也看的很清楚。信息是否有效、是否有用、是否真正相关,都能在模型里面看得出来。这样的模型可以当作模板、样本去使用,结果也是可检验的,当然,模型本身也是可以修正的。公共政策研究只有做到这一步,才是专业的公共政策研究,比起那种随便聊聊观点和思考,在水平上和功能上都有重大提升和进步。

实际上,模型是有分类的,在结构和量化形态上大致上有三种。第一,结构化的模型,重点是系统定义和要素之间的结构性关系的呈现。第二,半结构化、半定量化的模型,近似于第一种,但在结构上有权重和比例的大小。第三,定量化的模型,通常用于假定条件下的实证性检验。最常用的模型还是第一种和第二种,第三种模型更多的是用数据来实证,往往是后验的——在事情发生之后的回顾和评估。这种情况在公共政策研究领域往往是不允许的。公共政策需要的研究支持,要么是将来时,要么是进行时,过去时的问题和研究,通常都是学术性质的研究,根本不是公共政策的研究传统,这也是学术研究与公共政策的重大区别。

当然,凡是模型,就必须是可以代入和参照的。举例来说,以往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团队做过一个高科技消费产品的模型。任何一个消费品牌,比如特斯拉的成功,一定有一些关键成功因素,对这些关键成功因素的提炼和抽象,就可以定义出来一个模型,利用这个模型,就可以进行比较和评估,现在的高科技消费品,从电动汽车到手机,从共享单车到其他什么小玩意儿,都是一样的,只要代入和对比产品和行业特点、关键要素,就可知道它们中的哪些能够成功,哪些必然失败。

现在“高能级”这个词比较热,再看一个例子,这是一个高能级开发园区的模型。究竟什么是高能级?这又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很多地方连什么是“高能级”都没有搞清楚,就开始要搞所谓的高能级开发区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同样要定义一个模型,确定“高能级”的具体含义,但这种研究对象的综合度非常高,通常要用到一定的定量分析,确定权重和比例,然后才能抽象关键成功因素来定义模型。所以,这种模型通常就属于是半结构、半定量化的模型。

有了这个模型之后,究竟什么是“高能级”的问题就解决了,后续就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指标来衡量、比较和考察了。其实,使用指标那是次要的问题,因为同样一个对象,往往可以用不同的指标来加以衡量和评估,真正关键的是模型及其结构,其中该有的要素和特点一定要有,这才不会跑偏,最后代入实践的,才是真正的高能级开发区。

像这样的模型认识,基本可以解决公共政策的成熟度问题,此外在可验证以及可信度方面,也会有所提高。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大信息群集的世界,信息到处都是,所谓的经验、风口、潮流也是此起彼伏,到处都是。但这些潮流性的东西,哪些是靠得住的,哪些是不可验证的,甚至是根本不可信的,这就一定需要更多的理性思维,需要更多的研究工具。

此外,从上述模型认识我们可以看到,思想观点存在表现形式问题。任何观点,只有在研究和分析的基础上,用模型锁定了的观点,才是有参考价值的思想和观点。究竟是用图形、图表来表现,还是用数学公式的形式,这个问题根本不重要,熟悉数学的人都清楚,所有的结构关系都是可以量化成为方程式的,最关键的是体系,关键是结构关系和系统框架,这些必须正确。否则,今天说几个观点,明天说几个观点,前后都不挨着,根本没有系统性,即便有案例支持,那也是孤例,并不带有普遍性。这种所谓的思想和观点,最多就只能说是“随便聊聊”,有时可能听着很好玩,但就像相声艺术一样,没法按照它去生活,也无法按照这种思想和分析观点去真的在实际环境中操作,政治实践根本无从谈起。

中国有一部大历史,中国的公共政策研究始终带有东方色彩,并且发展到今天,很难否定它的东方特色,但我们也完全没有必要固步自封,在政策实践中完全可以进一步提升,赋予模型化的表达,使之更加完善,让中国的公共政策研究更上一层楼。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