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资本市场与财政建设的关系

资本市场与财政建设的关系

中国经济的现状是局面相对大好,但发展前景面临的挑战巨大。今后一个时期,中国财政没钱是肯定的,而且随着经济的集中度越高,财政就越没钱,事比钱多,这完全是可以简单理解的。中国经济总量的盘子越大,要办的“大事”就越多;大事越多,就越是没钱。

不过,中国并不是真的没钱。有数据说截至20206月,居民部门的储蓄存款余额就有90万亿元人民币。中国人有钱,但钱要用起来,实际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消费,一条路是资本。就眼下而言,如果有哪位经济学大师能提出其他的可行之路,我就佩服他。所以今后的中国,要解决地方政府的财源问题,支持大政方针的落地,稳定中国经济的基本盘和增长势头,实际要靠的是资本市场。这是基本思路,也是未来大政方针的基础。

我们必须看到,中国不缺资源,缺的是资源的有效组织和有效运用,自己给自己下绊子的事情做得太多了。现在的中国,时间和机会都已显匮乏,这就更需要准确把握大的关系:

第一,稳定各地财源要靠资本市场。类似茅台转让股权、江苏国资收购苏宁的事情,虽然简单粗暴,但确实代表和反映了一定的方向。精细化的方向是可以设计的,专业的模式是可以建立的,管理也可以有序化。鼓励地方政府建立长远的资产价值视野,通过资产价值稳定财源,不要搞急功近利的事情,这不就是中央政府一再提倡的大目标吗?但这个目标实现,只有在资本市场健康完善并且在长周期中持续上涨的基础上,才能较为顺利地实现。

第二,转移支付也要靠资本市场。转移支付是中央政府的一大负担,也是地方政府的一大压力源,沿海与内地都一样,只是原因不同。如果资本市场搞好了,通过资本的正常投资、收购和流动,不但可以扩张发达地区政府的财源,而且随着投资等于间接实现了转移支付,代行了转移支付的部分功能,支持了内地政府的建设和发展。所以,政府财政与资本市场的关系,不仅仅是政府财源收入高一点的问题,这还关系到利用资本的力量,实现全局发展的大目标。

第三,实业包括外资在内,做好了当然可以支持财政收入。不过问题在于,实业往往都是竞争性的产业,即便做上去了,因为市场竞争导致有高低,最后也可能变成地方财政烫手的产业。再看看需求端,更不能一厢情愿了。现在是资本过剩、产能过剩的时代,哪里来的通胀?动不动都转化为库存和债务。我不是什么经济学大师,但这两个问题我确实都已经讲了好多年了,书都出了好多年了,可真理解的人还是不多,一到具体的政策问题,就乱了,失去了方向感。所以竞争激烈,需求多变,还要花钱培育实业的成长,因此靠实业、靠产业根本不可能在短期之内支撑各地财政的兴旺发达。

第四,最简单的方法,加税可以吗?全球处于加税周期,我讲了至少两年时间,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是逆天而行,肯定无法坚持。中国则是时间上的错位,该加税的时候,吵吵一片要减税,现在再要想加税,困难重重,可能导致经济体系化的崩溃。所以通过加税增加财政收入,想的容易,做起来难。即便是在个人税收方面如房地产税,在消费已然很吃力的情况下,如何落实,明显也是个强努着的问题。所以,加税之路,很难走得通。

没了房地产的政府财政还能剩下点什么?只要看看各地财政的土地出让金比例和依赖度,问题的答案就再清楚不过了。中国现在艰难的财政挑战,能够寻求的政策道路,只有是资本与财政的联动,同时回避财政与央行的联动,如果让地方政府负债运作,债务越堆越高,将把金融体系全拖下水,再度让央行成为财政钱袋子,重蹈过去的覆辙。要实现资本与财政联动的目的,就要用好、用活、管好、管活,中国的资本市场,绝对不能让中国资本市场塌架子。

对大政方针的理解,各个部门、各位领导可以有不同意见,因而也有下手轻重、方向各异的政策做法,但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所有大政方针中“最大”的“大政方针”,就是不能让中国的大船沉了。各路神仙,各样理解,各种操作,叮叮当当、敲敲打打的可以做,但做来做去,要有个底线,不能把中国这艘大船真的搞出来一个大洞,弄的整条船都沉了,那就什么完了,一沉俱沉。

所以,中国今后一个时期的经济建设问题,关键点就是两个逻辑紧密相连的重点,一个是资本市场,一个是房地产市场。在这两大市场中,资本市场是建好、管好,保持健康有序的大规模上涨问题;房地产市场则是转型的问题,解决好做什么、不做什么的问题,要从房地产转向房地产业,要通过城市更新,搞好城市的品质建设、环境建设,要让资本市场有底气,往提升土地资产价值的这个方向走,而不能一刀切,把房地产彻底放平了,干不了,不能干了。事实上,现在的中国离开了土地资产和城市资产的价值,资本市场也是撑不住的,各地财政也不会从资本市场的上涨中真正得益多少。所以,从大的发展逻辑上看,现阶段中国的这两大市场的建设是紧密相关的,不宜自行其是,地方政府的财政,都要处理好与之嫁接和联动的工作。

此外,地方政府的财政以及国企与资本形成嫁接发展,产生联动关系,还有助于财政的透明度,有助于国有企业的改革和转型,几个目标因此可以同步实现,实际意义远比想象的更为重大。由此可见,搞好中国的资本市场不但是一个市场的繁荣,而且关系到国家的繁荣,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解决好市场监管和建设“两手抓”的问题,不能只监管,不建设。资本市场正在日益成为中国经济的龙头,要看到这一点,并且要设法在政策上踩油门,保驾护航,让资本市场能够真正扬帆远航。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