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风险与警告:中国的“冰川危机”

风险与警告:中国的“冰川危机”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想起很多有关冰川的问题。

 

1226日,王相军弟弟用王相军快手账号西藏冒险王(记录冰川)发布视频称,20201220日,我的哥哥,你们的老王,永远地留在了这个他最喜欢的瀑布里。视频内容为那曲嘉黎县一处冰川的瀑布。王相军弟弟发布评论称,20号至今,当地派出所和救援队出动了很多人,找了很多天无果,我过几天还会继续想办法去寻找。这个王相军是个探险者,专门拍摄冰川,这次是大概率遇难了。

 

世界上像他这样的极地摄影者,是一个小圈子,专门考察冰川的活动。他们虽然不一定是专门的冰川科学家,但这些人的活动,提醒和警告着人类关注冰川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我们所面临的危机。

实际早于很多年前,我去南美去看莫雷诺冰川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峻性了。莫雷诺是目前为止世界上依旧处于活动期的冰川,但这一冰川的塌陷和消失速度也非常快,过去非常著名的莫雷诺冰川拱门,已经崩塌了,再也看不见了,融化到海洋当中。中国的情况也同样如此,在四川海螺沟,冰川的退化也非常严重,大面积空荡荡的裸露岩石告诫着人类,中国的冰川也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萎缩当中。根据中国两次冰川编目统计,自1970年前后到2010年,全国冰川面积减少了12442.4平方公里,占冰川总面积的20.6%

 

40年的时间里,我国冰川整体萎缩了12442.4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20.6%,其中,约有8310条冰川完全消失。冰川面积萎缩幅度最大的是西藏自治区,冰川面积整体减少了7680.7平方公里,整体萎缩幅度达到27.7%。云南省则是冰川萎缩速度最快的省份,其冰川总面积减少了28.2%。现在的青藏高原,温度平均每10年上升0.4℃,升温速度是全球平均升温速度的两倍。以我国藏东南地区阿扎冰川为例,该冰川属于海洋型冰川,冰川末端海拔目前只有两千七百米左右。观测记录显示,该冰川末端每年退缩3060米。

 

一个粗略的估计是,到本世纪末,中国的冰川将会基本消失。

 

熟悉和研究地缘政治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的出现意味着什么,80年后的时间并不长远,也就是我们的下一代年老之际。那个时候的中国,根据现在已知的冰川研究,中国河流的径流量将会减少20%,也就是说,还有20%的河流将会彻底干涸。而在此之前,由于冰川融化,中国还会经受一个水量丰沛的洪水期,洪水到处泛滥成灾,甚至荒漠也会变绿,盛开着鲜花。我当然还可以保证,不明真相的媒体还会为之鼓舞,欣赏这自然界的奇观。不过,先洪后旱有拐点,赞美之后是悲伤,其实只要看看,中国有多少河流发源于冰川,就可知道这种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会有多大,会为中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大江大河都发源于冰川,其中最著名的是长江与黄河,很遗憾的是,到了那个时候,长江与黄河最好的时候,是变成了季节河,最差的情况则是部分时间完全干涸。

 

到了本世纪末,由于缺乏水源,现在丰饶的四川省,有相当大部分将会出现荒漠化现象,还有青海、甘肃和宁夏等省市,我个人粗略估计,中国的中西部将会有1-2亿人只能被迫涌向沿海地区谋求生存,这意味着我们这一代人的孩子,只能背井离乡去养老。中国现在就是世界粮食的进口大国,我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中国人有相当部分的饮用水,也需要进口(中国2017年一个季度的饮水进口量就达1.4亿公升)。实际上随着冰川的消融,大部分中国的国土将会呈现一大片黄色,中国东南部的绿色将会进一步萎缩,甚至会萎缩成为一条狭窄的线,这就是沙漠化带给人们的色彩。

 

现在我们谈论和计划中的很多事情,很多都是具有百年大计背景的宏大和而长久的构想,但如果我们真的根据中国资源禀赋条件来衡量,根本不现实,我们实际面临的是生存问题以及能不能生存下去的问题。粮食将会成为大问题,沙漠化的中国,上那里去寻找土地生产这么多的粮食?中国将会爆发与周边邻国的巨大冲突,因为众多河流都是国际河流,这些国家会将气候责任推放到中国的头上,要求中国负责。中国那个时候会有强大的武装力量应付这一切吗?而那时的中国,正在应付生存危机,吃饭都大成问题,哪还会有钱去维持强大的武装力量。根本不是发展的问题,而是生存的问题。

 

气候变化给各国带来的确实是生存危机,只不过因为这是属于行星尺度的变迁,基本上在人们日常的经验感知范畴之外,不像雾霾和污水那样能够直接刺激人们的感官,所以社会大众往往无感,即便理性角度有一定意识,也觉得那毕竟是子孙后代的事情,排不到优先序列里。事实上,最近几年来频繁发生的野火、热浪、飓风台风及风暴潮、暴雨干旱等极端天气事件,以及流行病高发等现象,背后都有气候系统异常的影子。前几年,五角大楼已经把气候变化列为最重大的安全挑战之一,近年来世界几大主要央行包括美联储、英格兰银行、欧洲央行和人民银行,都把气候变化当作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及金融市场稳定的系统性风险进行深入研究了。冰川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冰川带给那时中国人的一切,肯定比我在这里所能讲的要多得多。我很清楚,这一切糟糕的结果几乎无可避免,虽然现在中国已经在尽自己的努力参与碳中和等国际气候努力。不过,这一切的效果并不由中国一家说了算,中国需要全球合作,全球合作也需要中国,这其中要付出重大代价和牺牲,而且还未必能成功。所以我对现在的一切,非常悲观,可能的选择是,或许装作不知道,就是最佳的选择。

 

我这里的警告是耸人听闻吗?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智库是研究战略性政策的,这就要求真正的智库学者要看的尽量远。可问题在于,中国所面临的冰川危机,世界所面临的气候危机,根本不遥远,它几乎就快来到我们的眼前,甚至阴影已经笼罩着我们,而且挥之不去。美国新当选的总统拜登,还没上任,就宣布了自己的四大优先挑战,其中就包括一个应付气候变化的巨大挑战。中国的冰川危机,实际上已经到了向世界发出呼救的程度,可能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面临更大的气候挑战了。



推荐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