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多边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么?

多边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么?

最终结论与政策建议:

1、多边主义目前更多是一种口号,在实际的操作中正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难。

2、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本次特别联大上几个国家重提“安理会改革”的声音有了不同的意义。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仅仅有领袖们的“政治口号”无疑是不足够的。或者更悲观的说,这个问题最终是否能够解决,或者通过怎样的方式解决,仍然犹未可知。

 在前几日的特别联大上,除了特朗普之外,几乎世界上所有的领袖们都在强调着“多边主义的重要性”,中国领导人也在此列。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也十分容易理解:目前的世界,新冠疫情与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动正在对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产生切实的影响。从领导人们的发言来看,绝大多数的政治领袖们都相信多边主义是帮助我们度过目前的危机并重新走向稳定的不二法门。那么既然如此,我们不妨来看看那些能够代表多边主义运行状况的国际组织们目前都处于一个怎样的状态。 

联合国

首先,当然是联合国。一言以蔽之,这个迄今为止最像“世界政府”的“世界政府”目前正逐渐滑向失效。要知道,“建立一个国家间的联合组织来解决国家之间的分歧并实现世界治理”这并不是联合国的首创。一战后的国际联盟同样是为了这一目的而建立。而联合国之所以能够成功,根本原因在于他“大国一致”的组织原则得到了大国的认同。或者说联合国的制度设计给大国留下了一个在体制内解决问题的渠道。然而目前的问题在于,大国之间对于联合国正在失去信心。这其中既有中美之间这样的守成大国与崛起大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也有德日这样名不副实的大国与其他常任理事国之间的技术性矛盾。最重要的是,在国内民粹主义势力的推动下,作为制度塑造者和领导者的美国正在失去对联合国的信心。多重矛盾相互结合,目前的联合国实际上已经出现了失效的问题,而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WTO在解决关税纠纷以及WHO在应对全球疫情上的无能为力。而可以预想的是,如果在这些明显是“合则两利”的非对抗问题上,各个大国都无法实现合作,就更不用期待联合国本身能对制止大国之间在安全问题上的冲突起到多大作用。 

北约与欧盟

除了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各种国际性多边机构,在如今世界上多边化(或者说是一体化)程度最高的实际上是欧盟与北约。这是两个已经存在了数十年的多边组织,并且在过去都取得了相当的成绩。然而,如今的北约也存在的明显的“瘫痪”危险。从实际的演变来看,即使不考虑如今美国与欧洲之间越来越明显的分歧,土耳其从2019年以来的一系列地缘操作就已经说明了北约不但在针对俄罗斯的问题上无法形成统一的共识,甚至对内部成员的约束力也开始出现了问题。实际上,北约过去得以成为世界上一体化程度最高的防御性同盟并能够存在近70年,最主要的原因主要在于在冷战时期苏联对于欧洲存在的巨大威胁。而在冷战后,北约得以继续存在除了基于历史的惯性,还因为美欧在意识形态和重大国家问题上存在天然的一致性。而在如今的世界,这两点已经都不存在了。北约内部对于北约未来存在意义的讨论也已经进行了许久,去年更是把“中国”放到了靶心的位置。然而,美欧之间目前在“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上仍然存在矛盾,其结果就是北约在过去几年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剧烈波动的过程中几乎没有发挥过什么作用。 

反观欧盟,应该说,在英国退欧后,新冠疫情的冲击并没有直接冲垮欧盟:在德法两国的领导下,欧盟正在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独立性,并且开始出现了转型的迹象:欧洲正在成为欧洲人自己的欧洲。然而,欧盟还存在来自内部的问题,在效率和反应速度上仍然相当不理想。更重要的是,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欧盟独立性和整体性,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代表欧洲的普遍民意?这是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因为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不可能继续连任,而她离去后的德国是否还能维持对欧盟如此高的专注度?离开德国的欧盟又剩下什么?这些都是无法确定的问题。因此,欧盟的未来也同样充满着不确定性。 

亚太同盟

除了联合国、北约与欧盟,世界上还存在着两类主要的多边组织。一种是美国的亚太同盟体系,另一种是存在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中的新组织。有关前者,同北约不同,美国的亚太同盟一直以一种“多重双边”的状态存续着,其中最核心的是美日同盟、美韩同盟以及美澳同盟,而美日同盟则是核心中的核心。客观来说,美国在过去一直也想要实现自己亚太同盟的整合,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这种想法一方面缺乏必要性,另一方面也缺乏可行性(主要问题在于日韩之间的矛盾以及美国与亚太盟友在“如何对待中国问题”上的分歧)。而从亚太再平衡开始,美国在这方面的努力不断加码,目前的印太战略更是已经亮明了这张底牌。但是问题在于,在“中国威胁论”的背景下,这套多重双边的体系的整合即使有了“必要性”,但可行性问题依然严重。其一,亚太同盟内部正在出现问题,其中,首先是日韩之间不断明显且难以解决的裂痕,另一方面是美国政府在特朗普时期对于维护亚太同盟的疏忽从而致使亚洲国家开始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独立性。其中最明显的主要是美韩同盟。其二,即使亚洲国家越发担心中国对他们可能造成的威胁,他们也同样不希望成为中美冲突的牺牲品,因此,亚洲国家也不希望过度刺激中国。这方面日本是最典型的例子。在此背景下,尽管特朗普政府有关“四国联盟”的大新闻不断,但实际上一直无法摆脱“雷声大,雨点小”的问题。 

新兴市场之间的多边机构

在另一方面,如金砖国家(BRICK)、上合组织、G20乃至“一带一路”为典型的存在于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多边机构,尽管在前几年曾被人们寄予厚望,但由于成员国之间愈演愈烈的矛盾(如中印)和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关系(如中俄),目前也基本丧失了效能。而剩下的诸如阿盟、非盟则因为整体实力有限,无法真正对世界事务产生足够的影响,更多的是一种区域的协调机构。 

因此,综上来看,尽管政治领袖们都在强调“多边主义”的重要性,但他们没有提到的一个事实在于,多边主义目前更多是一种口号,在实际的操作中正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难。几乎所有的多边机构在过去几年都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本次特别联大上几个国家重提“安理会改革”的声音有了不同的意义。要知道,上一次国际治理体系失效的直接结果是二战的爆发。我们起码要看到世界的未来存在重蹈覆辙的可能性(实际上,这也是我们曾提出的“逆全球化”的另一种表现)。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仅仅有领袖们的“政治口号”无疑是不足够的。或者更悲观的说,这个问题最终是否能够解决,或者通过怎样的方式解决,仍然犹未可知。每一个关心地缘政治的人对此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正如陈功先生所言:“如今的世界,美国人看的是COVID-19,非洲看的是自身的发展,法国看的是如何恢复自己的大国地位,各人看各人,但都看的是眼前的一亩三分地,这才是真正该担忧的事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