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中国的互联网巨头需要在FACEBOOK模式上及时悬崖勒马

中国的互联网巨头需要在FACEBOOK模式上及时悬崖勒马

12月10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和一个由46个州组成的跨党派团体周三对Facebook Inc. (FB)提起了广泛的反垄断诉讼,指控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多年来一直在收购或排挤有朝一日可能会成为其竞争对手的新兴科技公司。 

这是近年来FTC最雄心勃勃的诉讼之一,该机构还寻求撤销Facebook之前收购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和讯息服务WhatsApp的交易。就在几周前,美国司法部刚刚对谷歌(Google)的旗舰搜索业务提起了反垄断诉讼。眼下这两个联邦机构同时都手握一桩几十年一遇的案件,这反映出美国对占主导地位的网络平台影响力的担忧程度。纽约州民主党籍检察长詹乐霞(Letitia James)宣布了这起多州联合提起的诉讼,这一诉讼也在华盛顿州提起,哥伦比亚特区和关岛也在原告之列。 

此次联邦与州政府之间的联合行动标志着Facebook所面临的法律压力之大,以及州执法官员在与美国最强大的科技公司的反垄断交锋中正发挥主导作用。一些州也加入了司法部起诉谷歌的行动之列,另外两个州联盟正在考虑针对Alphabet Inc. (GOOG)旗下这家搜索巨头进一步提起诉讼。对于这些诉讼,Facebook周三在Twitter上发文回应称:“我们正在评估这些诉讼,将很快作出进一步说明。在FTC批准我们的收购案多年后,政府现在想重来一次,而不考虑这种先例对整个商界或每天选择我们产品的用户的影响。” 

暂且不论美国政府对FACEBOOK发起的诉讼的前景以及是否符合法律原则(因为这些交易确实都是经过FTC批准的),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在于,FACEBOOK的发展模式目前来看已经很难继续向前了。 

作为四大科技公司之一的FACEBOOK,相比其他几家,在初创时期的“科技含量”可能稍微要逊色一些。FACEBOOK的成功之道在于将原有的模式“网络化”,而原始的商业创意甚至有可能不是来自于扎克伯格自己。(有说法认为该想法来源于另外三个哈佛的学生:Cameron Winklevoss, Tyler Winklevoss和Divya Narendra,但扎克伯格无疑在他们的原始想法上进行的迭代和改进)。因此,与微软这种掌握核心技术的公司相比,FACEBOOK早期的核心竞争力实际上是没有那么牢靠的。它只是一个网络化的社交平台,它的成功实际上与互联网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过渡有着很大的关联性。

这就意味着一个问题,首先,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比较容易复制的。但另一方面,这种商业模式的成功之处在于占领市场空间。更重要的是,随着技术和应用端的升级,FACEBOOK的模式(以文字交互为主)已经开始有落伍的态势。在过去他受到了Instgram (一个以图片为主的社交网站)和WhatApp(可以理解为美国版本的微信,是C TO C的模式)的冲击,而如今来势汹汹的TikTok(以短视频为主的社交网站)则更是让扎克伯格感到了切实的压力。

而FACEBOOK应对这种问题的解决方式也很简单:在它形成规模之前,买下所有可能威胁到我的新产品,把对手变成手下。而对于Instgram和WhatApp这样还未成规模的初创公司,能得到大财主FACEBOOK的青睐,对很多人来说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而对于那些“坚持梦想”的创业者,FACEBOOK庞大的资源也是他们难以匹敌的。在过去十年里,这种发展模式一直都没有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直到字节跳动的出现。

当然,即便是如今的字节跳动也难以在规模上和FACEBOOK相提并论,但“视频”和“文字”之间的差异是非常明显的。通过载体的升级,TikTok在某种程度上对之前所有的社交网络平台形成了“降维打击”,并迅速将自己的市场份额扩大到一个资本市场难以忽视的地步。这时,FACEBOOK过去的模式就开始出现了问题,因为同过去的那些初创公司不同,如今不需要太专业的知识也能看出TikTok的商业价值,这就抬高了FACEBOOK并购的成本。另一方面,过去的模式也开始让越来越多的监管机构感到不安,因为这明显是一种垄断行为(实际上,任何社交网络平台盈利的根本方式就是追求在特定领域乃至全局的垄断)。从这个角度讲,FACEBOOK模式实际上就是一个“通过抬高河堤高度来治理地上河”的思路,在一段时间内或许简单有效,但迟早会出现问题,尤其是在技术和产品快速迭代的互联网行业。

国内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相信已经产生了某种联想:我们国内的三家巨头难道不也是这么做的么?没错,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或多或少都有着类似的操作。其中以腾讯做的最绝,甚至让腾讯已经开始脱离了互联网科技公司的范畴,开始向“财阀”的方向发展(实际上其他两家如今也不能算是完全的互联网公司了)。更有趣的是,同FACEBOOK一样,这三家公司尽管在规模上远超字节跳动,但目前也受到了来自后者的“降维打击”。不过,FACEBOOK需要面对的问题对字节跳动来说也同样存在,“短视频”+“算法”是字节的两大核心竞争力,但并不是不可复制的,随着技术的发展随时都有可能被更先进的技术取代。因此,如何把现有的优势转化为真正属于自己的核心优势,恐怕是字节跳动未来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它可以选择成为中国的FACEBOOK,也可以选择成为中国的甲骨文。

当然,上述所有的内容实际上都是从“科技公司”这个角度来谈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别的公司就低人一等。仍以腾讯为例,转型为一个文化产业寡头也是一种成功。但另一方面,在目前的时代,科技公司实际上是时代的引领者。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需要从FACEBOOK身上学到一些经验,即使不再追求“改变世界”,也尽可能地不要妨碍别人来改变世界才好。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