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突破长江航运瓶颈需重视多元翻坝系统

突破长江航运瓶颈需重视多元翻坝系统

 

长江经济带发展作为中国区域发展的重大战略之一,在2018年确立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发展基调,希望以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推动国家经济高质量发展。不过,在2020年之后全球形势下,中国的发展条件和发展环境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改变,面对新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挑战,中国必须寻求新的地缘战略解决方案。

在中国未来整体“向内看”的发展策略调整中,安邦咨询(ANBOUND)的智库学者陈功认为,我们需要重新思考长江经济带的地缘经济价值,并在发展策略、空间安排和发展时序上做出调整。

陈功认为,相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环境而言,现在最关键的战略步骤,就是要在高标准环保的基础上,大规模重启长江经济带的建设,重点推动长江经济带西端的经济发展,沿着长江经济带构建一个东西平衡的经济空间,以此对冲外部环境巨变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巨大影响,平衡中国经济增长,扩大消费空间,拉动消费增长,同时推动并实现中国经济社会的健康转型。

经济建设要有建设时序,因为有资源限制的约束。而决定建设时序的,并非仅仅是愿景和蓝图,更重要的是发展环境的变化及其趋势。现在的中国面临严峻的、非常罕见的地缘政治形势,潜在的危险很大。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外向型经济地区,也就是东南沿海区域,面临的外部市场压力日趋增大,而且这种外部压力正在转化制度性的压力机制,导致东南沿海的企业生存空间变得日益狭小而且难以回复。这种情况下,如何拓展中国的消费市场,如何挖掘新的市场空间就成为至关重要的政策发力点。

“西部大开发”作为我国重要的发展政策,已经提出很多年了,现在又再度得到加强,实际上近期中国又出台了“西部大开发”的2.0版。长江经济带同样也是以往曾经提出过的重要发展战略,现在面临新的发展调整。当前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在于,随着外部地缘形势的复杂化,外部市场的紧缩风险大增,原来外向型经济的受益区域,经济发展空间可能受到挤压,这就让中国的发展重点不得不进行较大的调整,有时甚至要转向180度,在未来更多地转向内地市场,转向中国的中西部市场。

这种政策转向如何实现?在经济高速增长期,仅仅是提供政策发展目标就足够了,资源动员、技术准备、产业选择和资本支持都会跟随政策愿景目标接踵而至,资源投放可以通过市场的试错进行自我调整。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大为不同,在经济增长明显放缓、财政与金融资源都受限的背景下,资源投放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和牵制,因为日益明显的风险因素施加了更多限制,迫使技术、资本和产业,不仅仅需要明确的政策发展目标,而且还必须寻找到一条切实可行的政策路径。于是,长江黄金水道的区域发展问题就开始呈现。

安邦智库近期完成了《对“长江经济带”地缘经济价值的再认识》的政策研究报告,我们认为,如果能顺利解决三峡大坝的“卡脖子”问题,长江黄金水道的开发将会成为长江经济带和西部大开发的引领者,成为打开中西部市场的有效抓手,有利于实现长江经济带东西两端的均衡发展。

安邦所做的匡算显示,目前在中国长江经济带的东西两端,GDP增加值的差距在12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存在明显的“2倍差现象。发展差距也带来了政策空间,一旦中国在长江经济带的东西两端实现了基本的均衡发展,则中国的中西部市场空间将会迸发出巨大的发展动能。不出意外的话,西部市场的空间成熟之后,3年新增GDP增加值几乎相当于现在全国地方债的总规模,这实际上为解决令人头疼的地方债务问题,提供了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发展空间和潜力十分巨大,前景可期。

根据美国的经验计算,据美国研究,一个由151500吨驳船组成的船队其载重量相当于2.25列分别由100节车皮组成的火车或870辆大型卡车的载重量,同时内河运输的运费与铁路、公路的运费之比却约为 1430,可见内河运输具有得天独厚的成本优势。从区域经济的角度来看,更重要的是,内河经济带的发展和繁荣,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得益于内河水运体系的建设,在欧洲,整个莱茵河的沿河经济工业和商贸发展区域,就非常繁荣。而美国例子更有说服力,1952-1979 年随着密西西比河整治完毕,美国在密西西比河沿线新建和扩建的工业企业就有11200家,平均每年新增工业企业400余家。即便是在支流仅有93公里长的俄亥俄河沿线,新建工厂也有37家,平均每2.5公里就有1家企业开工投产。所以,打通长江黄金水道,重在区域经济,重在利用成本的相对优势推动产业的西迁,实现长江经济带东西两端的均衡发展,进而实现西部大开发的大目标。

作为政策研究报告,我们希望以地缘战略为基础框架,通过对原有发展概念的再定义,在西部大开发、长江经济带和长江黄金水道之间构建、定义一种新型发展关系。在新的地缘形势之下,为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探寻一个新的增长空间,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可靠而有效的抓手和突破口,为中国整体公共福利供给的增长,长期稳定的经济增长,创造并奠定基础。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在中国发展的外部地缘政治环境发生巨变的背景下,重新构建面向国内市场、面向西部的地缘经济格局和政策体系变得非常重要。中国有必要借着“西部大开发”战略,利用长江黄金水道,发展长江经济带的西部地区,挖掘中国经济增长的新空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