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浅论世界政治中精英建制派的模式转轨

浅论世界政治中精英建制派的模式转轨

2019年10月30日,智利总统皮涅拉突然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取消将在首都圣地亚哥举办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气候大会,原本这个大会将有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的参加,属于联合国之外的一次世界级政治盛会,而中美两国甚至有可能在会议上宣布达成结束中美贸易战的第一阶段协议。现在这个举世瞩目的会议被突然宣布取消,引发了世界的震惊和冲击。根据初步的媒体统计,现在日益蔓延的智利街头抗议活动,已经造成了30余人的死亡。这个当初由于智利地铁涨价“4分钱”所引发的抗议,最高潮时走上街头的示威者有30多万人参与。而在当前世界上,已经爆发类似规模宏大的街头抗议示威活动的国家和地区,除了智利之外,还有法国、西班牙、香港、非洲、黎巴嫩等国家和地区。

对于这样的街头抗议示威活动,一般人是从民粹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大行其道来着眼认识的,也有人的认识更为经典而传统,认为是社会阶层撕裂、社会矛盾日益增长造成的。例如对于智利的抗议示威,世界权威媒体的报道,均集中于智利民众存在“一系列问题的不满,包括社会不平等程度高、教育经费不足、医疗费用高昂”等。媒体指出,有“许多示威者指责政府当局提供的服务与他们的需求脱节”。美国的情况也有类似之处,社会不满集中于中产阶级的焦虑,家庭负债沉重,收入实际增长缓慢,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区域贫困以及差异非常明显,各项重大国家政策议而不决,华尔街成为攻击的目标,社会群体中99%与1%的冲突争议日益明显,两党为主的议会政治与社会民众所关注的问题严重脱节,这些社会不满的累积导致特朗普出人意料当选为美国总统。而对于特朗普的当选,大为不满的精英建制派政治家斥之为,“红脖子”们让他成为了总统。

问题在于,所有这些问题的存在,均非一朝一夕,很多问题的存在已经很长时间,社会撕裂长久存在,皮克迪的《21世纪的资本论》也证实了这些现象的长周期表现。世界长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为什么现在却在各国发育成为浪潮式的社会运动?

2010年,我在《信息分析的核心》一书中曾经预测、描绘过未来信息社会的环境特点并且指出,“信息就是政治”。已经来临的“WEB2.0时代注重用户的交互作用,互联网的用户即是网站内容的消费者,也是网站内容的创造者”。而奥巴马总统,实际是美国的第一任互联网总统,特朗普后来的竞选策略实际是向奥巴马学而得来的。9年前的这些观点,大都已是今天的社会现实。无论是从脸书,还是特朗普对于推特的熟练运用,兴风作浪,都是如此。

现在的世界,不懂互联网的政治精英依然遍布各国,并且自诩为建制派,以便让自己与特朗普这样的民粹政治领导人相区隔。这些政治精英们习惯于坚持原有的政治模式,彼此顾及脸面的私下政治交易,照本宣科的正式讲话,几个官定“权威媒体”的互利合作,非此即彼套路化的政治主张,再加上法律防火墙下的政治支持框架,这是经典绅士形象的建制派。在美国曾经有这样的一个例子,当年戈尔与布什激烈竞争总统大选,最后几乎不分胜负,最后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戈尔还是失败了。他在得知判决结果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向自己的团队发出一则信息:请确保任何人不要攻击最高法院!戈尔就是经典的建制派政治家,不过在今天,像这样拥有世袭精神的建制派模式已经明显落伍了。

互联网的普及,大为缩短了社会间信息的传递距离,无论真假,任何人都可以释放大量的信息,充斥着噪声。个人声音的传递,不再受到传统媒体、法律、权力、文化、宗教等屏障的有效制约,拥有前所未有的穿透力,甚至可以为所欲为。而且互联网科技还在继续通过创新,进一步提供新颖而吸引人的平台和工具,除了现在的互联网之外,还有暗网,还有区块链,还有更多的新虚拟空间,这一切使得每个人的声音、意识、主张、观念、概念、数据和所谓“真相”以信息的形式,互相传染,无处不在,并且不断放大,永不消失。

我过去曾经说过,现在的世界,“不会使用推特的政治家,不是好政治家”。似乎是在证明这句话的正确,美国民主党的建制派政治精英们,没有一个使用推特工具,他们在与美国共和党的竞争中处于劣势,而且难以发掘出有竞争力去抗衡的政治家,这种现象绝非偶然。作为建制派,他们政治主张虽然可能不同,但他们依旧是建制派的精英,而这种模式在今天的信息环境下,早已令人普遍厌烦,他们的社会沟通模式已然落后,必须寻求模式转轨。否则,可能连愿意倾听他们声音的人都难以找到。要知道,很多人并不喜欢特朗普,但这绝不意味着人们愿意接受模式陈腐的建制派,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社会,解决不了社会问题。

这样的模式转轨,并非是什么理论问题,实际上人们对于现在的经典政治学、经济学等理论的失望已经达到空前的程度,这本来就是民粹主义兴起的根源之一。所以这种模式转轨,只是互联网科技发展所导致的社会行为模式问题。智利的抗议示威,起因只是地铁涨价“4分钱”而已,结果却由圣地亚哥的大学生启动,最后发展到全民参与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而智利的政治领导人,能做的只是在电视台发表一些讲话,动用军队维持秩序,这是经典的建制派精英作派,不但老套,而且过时,除了多死一些人之外,肯定不会为社会所接受,赢得社会的尊重和信任,这就是为什么智利的抗议示威活动,不但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在扩大的原因。

时代在迅速变化,现在是政治理念下沉、信息融合的时代,互联网让社会成为游戏互动的天地,传统的建制派精英模式不能适应这种变化,不但不善于解决问题,甚至连解释问题也都大成问题,并且足够令人反感。我相信,未来新一代的建制派政治精英只能出自熟练驾驭互联网社交媒体的政治家。(文章写于2019年10月)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