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运动的现状及展望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运动的现状及展望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虽然起因是一位黑人的死亡,但由此而起的其实是一场美国的社会运动。从参加者数量及主导者来看,白人逐渐成为主力,黑人反而越来越成了陪衬。大概从事件的第二天开始就是这样,现在则表现得越来越明显。现在看这场运动,形态上正在发生演变,而且演变的速度很快,变得越来越像“越战”时期的嬉皮士(Hippes)运动一样。只是它的规模目前还远不如当年的嬉皮士运动,也没有那样深入文化的影响力,但这种趋势和年轻人积极参与的劲头,基本与过去一样。
 
中国人往往关心的问题是,这场运动如果说会改变美国社会,那么可能让未来的美国对于中国更加友好一些吗?很遗憾,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当年的嬉皮士运动,同样也没能改变美国的地缘战略,那场运动的发生之际,正是美国大举增兵越南之时。美国的社会结构,使得美国政府可以在内部存在表面分歧的条件下,继续按照既定计划行动。
 
这场社会运动的性质,目前看是反体制的社会运动,主要政治诉求越来越集中在体制之上,而非某一特定的政治领导人。由于急剧变化的可能性明显存在,所以也不排除特朗普的大嘴巴自己又喊出来什么话,结果再次犯了众怒。目前他正在这样做,他一再敦促各州,要采取果断措施,不要太软弱,要尽快结束这场抗议和示威。特朗普的愿望极可能无法实现,因为公众的愿望与他的愿望是明显冲突的。如果他继续这样肆无忌惮地讲下去,特朗普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是无法再次当选。
 
这场社会运动的主导者,不是一个和两个组织,美国社会始终存在诸多极左和极右的组织,他们往往都具有反体制的特点。一般情况下,这些组织的存在是无害的,只是代表某一个极少群体的价值观,而美国人早已适应了这种多元力量的存在,视若无睹,认为正常。不过,如果机会合适,他们也会出场,从边缘化的角落变成自己的主场,站到台前,大声呐喊造声势,成为社会运动的主导者。目前,已经有几个持有极端立场的组织被点名为“恐怖组织”,不过估计他们因此被“镇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这是一场社会运动,有前赴后继的性质,后起的代替者有的是。
 
美国媒体目前对这场社会运动还没有什么自己的立场,大多以所谓客观的报道为主。不过,美国媒体因为新闻效应和竞争的存在,在报道中普遍夸大了事实,从给镜头的角度看得非常清楚。示威者人数少的时候,就给近镜头;示威者多的时候,就给全景镜头,“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的意思很明显。不过,用不了多长时间,预计这种情况就无法维持了,媒体也会纷纷站队,分出左右。
 
互联网对于美国的这场社会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且表现积极,效果明显。在很多示威现场,手持五花八门拍摄设备的人,比真正游行示威的人还多。往往出现这样的场景,警察和示威者中间,存在一堵厚厚的墙,由手持照相机、手机和摄影机拍摄的人组成,经常出现示威者非常着急的举着牌子,要探着身子,甚至扒拉开那些拍摄者才能露面。这也是美国警察对于这些网红和记者越来越恼怒的原因,当然这也是信息迅速传遍全世界,在英国以及世界各地开始出现跟随示威的原因。
 
从动因的角度看这场社会运动,存在这样几个原因:第一,社会运动的基础已经存在,反体制的原因还是在于“不公平”,与逆全球化的原因一样,底层社会群体感觉受到了歧视,收入增长缓慢;第二,美国社会的治理结构是精英化的,百年不动,傲慢依然,官僚主义泛滥成灾,改革慢吞吞,只说不做,造成社会不满,感觉受到了歧视;第三,疫情和失业的影响,目前美国有4000万人失业,全国经济休眠,造成的影响依旧是巨大的,“封锁”之后的人们在憋了两个月后需要发泄情绪;第四,社会福利供给水平不高,这方面抢劫最能说明问题,有两个群体在抢商店,一个群体是底层的白人和黑人在抢商店,抢的是生活用品;另一个群体是拉丁人、华人和亚洲人在抢名牌精品店。说到底,还是福利供给水平的问题。第五,全部的中学、大学都不开学,学生正好都上街参加游行示威了。
 
目前看美国的这场社会运动,还在演变当中,非常不好预测,有可能很快就会结束,烟消云散;也有可能继续愈演愈烈,最后膨胀成为规模更大的、持久的、影响深远的社会运动。如果一定要对可能性做划分的话,现在基本是四六开,目前看60%的可能性还是会在一段时间之后结束;发展成为持久性的社会运动,目前只有40%的可能性。
 
不过,这些都是表面的社会现象,容易分析和理解。真正深层的社会运动基础方面的变化是极易为人所忽略的,正如在蔡英文当选台湾领导人之前,我在台湾考察完毕之后就做过清楚的预测:第一,蔡英文一定会当选;第二,台湾正在发生急剧的演变;第三,台商根本在台湾说了不算;第四,台湾有崛起的可能,两岸将走向完全的失衡。当时这种意见根本不为人所理解,更别提重视了,今天则已成为现实。
 
同样的道理,美国现在的社会运动,也存在深刻而影响致远的社会变迁和演变。简单归结起来,其实现在的这批社会运动的参与者,基本都是伯尼·桑德尔斯理想的坚定支持者,民主社会主义的思想正在美国社会深根发芽,深深地植根于美国的年轻一代。从“占领华尔街”开始,到现在的“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运动”,今后一定是一浪高过一浪,不会停歇。所以未来的美国,一定会走北欧式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年轻一代的成长就决定了这一点。一切对福利供给的追求以及社会反歧视运动,其实就是社会性的福利运动,其结果只能是推动美国这个国家日益走向民主社会主义的终点。
 
明白了这一点,就能知道,华尔街现在的繁荣只是最后的繁荣;植根于保险体系的美国金融业,今后势必作出重大结构性调整。巴菲特式的经营模式已经落伍于时代了,而时代正在发生难以琢磨的巨变。美国的强大,今后取决国家的整体强大,而非资本实力以及美元的强大。如果美国实现了这种调整和转变,它会更加稳定,更加融入于世界,而那个时代必定也是全球化再度复苏的时代。
 
大家可以拭目以待这个时代的来临。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事件是美国社会的一个“扳机”(trigger),正在引发一场社会运动。美国社会既有的结构性矛盾,因为这场运动而释放出来,可能推动美国在未来加强社会福利供给,进而带来全球化的再度复苏。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