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功 > 陈功:从历史到现在的穿越

陈功:从历史到现在的穿越

美国历史上有这样一位“干实事”的总统。
 
他在事实上创建了美国今天的商务部,许多今天商务部下属机构和委员会,从监督和管理生产报告、人口统计到无线电广播和航空旅行的几乎所有事务,都是他创建的。这位曾经担任过商务部长的总统,采取过很多的“干实事”的举措,强调在政府和企业内消除浪费、提升效率,减少因为贸易争端和季节性波动而导致的劳工损失、减少因工伤事故造成的产业损失,甚至到减少开采和运输当中遗洒的原油,诸如此类事情,都成为他“干实事”的目标。他还成功地在产品和设计标准化领域推广进步主义理念,热情地支持建立咨询和帮助性的海外分支部门来为国际贸易提供便利。总之,他似乎是在一个人“包打天下”,以至一些政府里的人甚至打趣称这位当时的商务部长是“商务部部长……兼其他各部副部长”。
 
这位“干实事”的总统,是真的“干实事”。他在全国展开“住者有其宅”(Own Your Own Home)运动,鼓励人们购买独立住宅。他还和银行家及储蓄与贷款行业合作推广长期购房贷款,极大刺激了住宅房地产的建设。今天美国的住宅和建筑业,当然也包括“两房”的房地产金融,实际就奠基于他的努力。
 
他对推动美国各个产业部门的发展充满热情,他的影响直到今天依然清晰可见。当时他推动组织了一些产业部门的会议,其中就包括“国家街道与高速公路安全会议”,这个会议的议题后来覆盖了机动车车辆标准、道路规则和城市交通管理,实际上统一了全美汽车产业的标准,为美国今天汽车工业的大发展,奠定了产业基础。今天的美国人以及世界的城市规划者,很多人都不知道,就是他帮助美国树立了车辆在城市街道中的优先权,刻画了今天美国城市的普遍面貌。
 
他对搞好产业,尤其是“搞好制造业”的热情之高,令人惊诧。除了公共交通之外以及汽车产业之外,他还在一些其他的新兴交通和通信产业的早期规划与政府扶植政策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像汽车产业一样,他对美国航空产业的发展,也起到关键作用。他主持过一次重要的航空产业会议,推进了建立航空业的相关规则和规范。没有他,今天的波音公司或许不会有如此的产业地位和影响力。
 
美国是一个大国,灾难频发是很正常的。那一年,密西西比河发生大洪水。河岸堤防崩溃,数以百万计英亩的田地被淹,几千人无家可归。面对巨大的灾情,密西西比河沿岸六州的州长点名要求他而不是当时的总统来组织救援。于是,他前往受灾地,动员了州政府和地方当局、民兵、军队工程人员,海岸警卫队及红十字会救灾。美国现在经常可见的这种合力救灾模式,就是由他开始形成的。
 
当时他组建了一支医疗工作队以控制灾区疫情,这支工作队后来在很多地区都有效扑灭了疟疾、糙皮病以及伤寒等灾后流行病。在救灾期间,他的抗灾事迹登上几乎所有地方报纸的头版,人们纷纷一再地向这位慈善家报以掌声,而他有一张众所周知的不讲政治的“大嘴巴”,他当仁不让的强调,救灾工作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功,并非是由于政府的及时介入并提供一切援助,而是因为许多私人或私有团体响应了他的号召而提供了大量支援。他甚至说,“我想我本来该叫军队来帮忙的”,但他说,“可是,当我只需到街上喊一声的时候,我又何必这样做呢?”
 
那时的他还不是总统,他实在太不讲政治了!
 
那时的他喜欢承诺,并且也真“干实事”。他在大选中敢于承诺,“美国要消除贫困”,他说,“今天,我们美国人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更加接近永远地战胜贫穷。救济院正在消失。我们还没有抵达目标,但过去八年的政策给了我们一个向前的机遇。在上帝的帮助下,我们应当很快就看到贫穷从这个国家中被驱逐出去的一天。”
 
他跟新闻界的关系很复杂,“仇恨记者”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他发誓要把政府与媒体的关系推向一个“新阶段”。他还拒绝使用发言人,而是坚持直接与记者对话,并在每次会前向记者们分发一个文本,扼要记述了总统将于会上所作的声明。在他当总统执政后的头四个月中,他举办记者招待会的密度之大不仅超过诸前任总统,也是任何后任所未能及的。不过,从1929年证券市场大崩溃后,他与新闻界的关系就很紧张了,不但大幅减少新闻发布会次数,而且开始过滤与会记者,“你给我出去”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他在税务政策上的态度是,减税,减税,减税!他提倡要为低收入人口减税,并封堵富人逃税的漏洞,与今天美国所做的几乎完全一样。他提议通过联邦贷款清除城市贫民窟,注意,未通过立法。他提议,为65岁以上老人给予每月50美元的补助,注意,未通过立法。他希望,大力推动基础设施和住房建设,扩大个人购房等问题。
 
他在外交政策方面,强调的就是“美国第一”、“美国优先”!他的政府在1930年就发布了克拉克备忘录。这个备忘录对以往美国政府的干涉主义作出了重大修正。他强调,美国不要对世界上的什么事情都管。他命令从尼加拉瓜和海地撤军;提议对拉美进行军事禁运;并建议列强裁减三分之一的海军军备。
 
早在执政之前,他就是美国企业家的好朋友!他期待、支持以公私合作来实现长期高效增长这一概念。他一向就支持企业家,他害怕过多的政府干预会强迫剥夺企业的个性与独立,而在他眼中这两个要素正是美国价值的核心。
 
大体而言,他基本上是美国移民的“敌人”。他批准了墨西哥裔人口遣返计划(Mexican Repatriation program)。这一计划旨在减少墨西哥裔人口造成的就业竞争,并降低市政援助的负担。计划一直实施到1937年,其间共有50万墨西哥人和墨西哥裔美国人被送回墨西哥,其中大部分都是被强迫离开的。
 
他在世界上大搞关税战,实际上“贸易战”的始作俑者就是他。他签署了法案,这项法律提高了当时数千种进口商品的关税税率,意在通过增加进口商品的价格来鼓励美国人购买本国商品、增加政府收入、以及保护农民利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经济危机来了!贸易战开始的时候,经济危机已经蔓延全球,其他国家作为回应也对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结果,国际贸易大幅下降,反而加剧了往往被人视而不见的萧条。
 
从美国经济政策的历史来看,往往从减税开始,就可以认为进入萧条期了。而在减税之后,美国还往往会发生一系列的事情:因为减税将会导致美国各级财政处于紧张状态,联邦和州政府将会出现越来越大的赤字,被迫要进一步谋求大量裁减政府雇员,导致美国政府这个事实上的“大政府”,本身就成为失业率上升的根源之一。很显然,由于减税在美国实际上根本不可行,于是减税之后往往还要加税,提高各种税率。在那个时期,美国减税之后的再加税,使最高所得税的税率重新上调为63%,接近1928年之前的水平;不动产税加倍;企业税上浮约15%。
 
不是谜底的谜底该揭开了,虽然他所做的一切,听起来极为耳熟,但他是美国总统胡佛,而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
 
胡佛与特朗普一样,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他是企业家出身,中国开滦煤矿的实际创始人之一,也是现在澳洲力拓集团的创业者之一。他的能力和作为,远在特朗普之上。就在他当总统的时候,美国经济崩溃了,他只做了一任美国总统,在他任内1929年美国股市暴跌,导致他最终在1932年的连任大选中完败。他只拿到了39.7%的普选票,而他的继任者罗斯福是57.4%。
 
从历史的客观秩序来看,今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他的命运也将会如此。病毒疫情以及经济萧条,将会首先惩罚当时的美国总统。
 
 
 
 



推荐 3